护栏网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护栏网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日本为什么会对征韩论争论不休呢造成这样的结果的原因是什么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09:33:31 阅读: 来源:护栏网厂家

日本为什么会对征韩论争论不休呢 造成这样的结果的原因是什么

打开世界地图,把目光移到中国的东北方向,在那浩瀚的海洋上漂浮着一系列岛屿,那就是日本列岛,作为我国一衣带水的邻国,我们对日本的历史又了解多少?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来了解一下日本的历史。江户幕府的垮台,并不能使日本一夕之间便即摆脱传统禁锢,迈入近代社会,在仁人志士面前仍然有相当长的道路要走。而在是否要彻底与过去说再见,以及将如何面对未来,选择哪条道路迈向明天的问题上,旧日的同志们又开始了血腥的厮杀。最终,大西乡倒下了,大久保也倒下了,伊藤博文等小字辈们走上了前台,开始决定日本未来的命运。

岩仓具视、大久保利通、木户孝允等等,都是明治新政府的股肱之臣,他们出国考察,一去就是一年半的时光,当然不可能就此把国事全都撂下啦,而必须有人填补空缺,肩负起维持政府、守护国家的重任来。留守政府的首脑,自然便是太政大臣(政府总理)三条实美,不过三条的学问和见识都很有限,他这个总理半虚半实,政府权力主要还是掌握在那些过去的强藩藩臣手中,包括萨摩的西乡隆盛、长州的井上馨、土佐的板垣退助,以及佐贺的大隈重信、江藤新平、大木乔任等等。

这留守政府不等于看守内阁,不是一切维持原状,光是头疼医头、脚疼医脚就可以了,维新正到关键时刻,一系列大政方针都由出访者和留守者商议妥当,待等时机成熟后再加以颁布。这些政策主要包括学校制度、征兵令、地租改革、西历采用、整顿司法,以及解除对基督教的禁令等等。这对基督教的禁令,并非江户幕府所颁布的,而是新政府成立以后新发的,一方面鼓吹西化,逐事都向列强看齐,一方面又禁止基督教传播,正说明了维新政府是在逐渐转化为近代政府,建立之初则封建意识仍然极为浓厚。

大久保利通等人临行前告诫留守政府成员,说按照咱们商量好的,你等逐一进行改革,颁布政策就成,若再有其他大事,且都等我们回国以后再加商讨,不可贸然行事。西乡隆盛等人一口答应下来。可是谁承想进入了明治六年(公元1873年),还在四处游逛、各方考察的大久保利通等人却突然得到消息,说西乡隆盛打算亲提大军,渡海去侵略朝鲜。大久保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!我们知道,当年丰臣秀吉曾经侵略过朝鲜,最终铩羽而归,这一狂妄思想在二百多年后的明治政府中却又突然间死灰复燃了。日本是个岛国,疆域狭小、资源不足,想要与列强并列进而相争,在当时的思潮看来,必须学习列强开辟海外殖民地不可一这殖民地么,日本人当然首先就想到了朝鲜半岛。

尊攘派的祖师爷吉田松阴就曾经畅想过,“我与美、俄的媾和既成定局,不可由我方决然背约,以失信于夷狄。必须严订章程敦厚信义,在此期间养蓄国力,割据易取的朝鲜和中国东北的土地作为补偿。”其弟子木户孝允也曾经在明治元年(公元1868年)向岩仓具视进言,认为朝鲜是“保全皇国的基础,将来经略进攻之基本”。可以说,等咱们强大了就要去拿下朝鲜,把朝鲜半岛作为第一块殖民地琉球名义上虽然是独立王国,实际早就落到萨摩手里了,算不上第一块乃是明治政府从上到下的共识,史称“征韩论”。

不过政府肇建之初,还没有力量对外扩张,所以“征韩论”就只能作为一柱遥远的畅想而已。日本人退而求其次希望能够推动朝鲜的开国,则两国联起手来,或可与欧美列强相拮抗也。可是派遣使者前往朝鲜,却被朝鲜人一口回绝了。当时朝鲜的李氏王朝,权柄都掌握在国王之父、兴宣大院君李是应手中,这位李是应乃是顽固的守旧派和事大派(依靠中国,故名事大)不但拒绝开国和与日本结盟,反倒因为日本的西化而大感厌恶两国关系就此日益紧张,终于在留守政府执政时期达到顶峰。以西乡隆盛为首的留守政府一怒之下,决定立刻发兵朝鲜。

大久保利通等人并不反对“征韩论”,但坚决反对在国力尚不充足、列强虎视眈眈的前提下,悍然发动侵朝战争。一听说留守政府如此妄行,他们立刻慌了神儿,因此大久保和木户两名副使才提前赶回国内,加以阻止——咱们说好的呀,得等使节团归国之后,再共商预定安排之外的国家大事。出兵朝鲜的鼓噪,好不容易才被大久保等人给按了下来,一拖就是一个多月,终于等到了岩仓使节团的归国。

于是出访者和留守者再次坐在一起开会,双方争论不休,导致赞同出兵的大隈、大木和反对出兵的大久保、木户都以辞职相要挟,总理三条实美气得大病一场,差点儿要了老命。三条这一倒,按照规定,右大臣岩仓具视遂得以进位,代掌太政大臣的职权。岩仓乃是坚定的反对出兵派,于是在他的主持下,会议开始一边倒,最终通过请求明治天皇圣裁的方式,阻止了这场无谋的妄动。所造成的结果,就是政府分裂,西乡隆盛、板垣退助、后藤象二郎、江藤新平、副岛种臣等五名参议愤而辞职下野——史称“明治六年的政变”。

这场政变,就表面上来看,似乎西乡隆盛是“征韩论”的主导者、侵朝派的排头兵,其实这是冤枉了西乡。力主即刻发兵攻打朝鲜的乃是板垣退助和副岛种臣,西乡隆盛无力压服,于是提出建议,不如由我亲自跑一趟朝鲜,去跟大院君商议,请求对方开国吧。经过反复劝说,板垣、副岛等人大致认同了西乡的建议,然而等到岩仓使节团归国以后,却坚决反对这一做法。大久保等人认为,以如今的日朝关系来看,西乡航渡前往,很可能遭到朝方的杀害,到那时候欲不开战而不可得矣所以,你绝对不准去!最后岩仓具视递交到明治天皇面前请求圣裁的,并非是否侵韩的讨论,而是使韩议案和延期使韩议案;西乡等人的下野,也并非恼怒无法侵朝,而是怨恨岩仓狡猾而强硬的政治手段。

这次政府分裂,其影响是非常深远的。因西乡隆盛、江藤新平之下野而最终引发了“西南战争”,因板垣退助、后藤象二郎的下野,逐步催生出了所谓的“自由民权运动”。

广州银屑病医院

天津银屑病医院

江苏尖锐湿疣医院

相关阅读